最高法院:民商事審判、法官會議紀要20條(一)

齐鲁彩票注册:2019-11-20 14:14   浏览数:

一、以物抵債協議的性質與效力-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4次法官會議紀要

【法律問題】以物抵債協議是否以債權人受領抵債物作爲其成立要件?

【法官會議意見】《合同法》第25條規定:“承諾生效時合同成立。”該條確立了以諾成合同爲原則、以實踐合同爲例外的合同成立規則。

就以物抵債協議而言,在我國法律沒有規定代物清償制度,而當事人對合同成立又無特別約定的情況下,應當認爲其系諾成合同,自雙方意思表示一致時成立,不以債權人受領抵債物爲合同成立要件。

【類案推送】(2017)最高法民申128號

【裁判要旨】當事人雙方簽訂以物抵債協議,如果協議中未明確約定以債權人受領抵債物作爲成立要件,該以物抵債協議應爲諾成合同,只要雙方就以物抵債達成合意,該協議即成立。

二、股權讓與擔保的性質與效力-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4次法官會議紀要

【法律問題】如何認定案涉《股權轉讓協議》的性質與效力?

【法官會議意見】認定一個協議是股權轉讓、股權讓與擔保還是股權質押,不能僅僅看合同的形式或名稱,而要探究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

如果當事人的真實意思是通過轉讓標的物的方式爲主合同提供擔保,則此種合同屬于讓與擔保合同,而非股權轉讓或股權質押。讓與擔保合同是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依法應當認定合同有效。

在已經完成股權變更登記的情況下,可以參照最相近的擔保物權的規定,認定其具有物權效力。

在主債務期限屆滿後仍未履行的情況下,名義上的股權受讓人對變價後的股權價值享有優先受償權,但原則上無權對股權進行使用收益,不能享有公司法規定的股東所享有的參與決策、選任管理者、分取紅利的權利。

【類案推送】案號(2014)民二終字第259號

【裁判要旨】雙方在協議中約定的轉讓標的是一方在項目公司中的股權和相關權益,股權已于該協議簽訂的同日分別轉讓給他人並辦理了工商登記手續,但該轉讓是爲融資提供讓與擔保的,雙方的股東權益並不因此而當然喪失。雙方對項目公司仍然享有股權,並通過這一投資關系實現對項目公司下屬公司的實際控制。

三、不動産查封裁定的效力與善意第三人的保護-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5次法官會議紀要

【法律問題】不動産查封裁定何時生效?能否對抗善意第三人?

【法官會議意見】查封作爲一種保全措施,具有限制被查封人處分權的效力。

人民法院作出的查封裁定一經送達給當事人就産生法律效力,被查封的當事人其後所爲的任何處分行爲均構成無權處分,原則上不能産生預期的法律後果。

但查封裁定生效後,並不當然具有對抗善意第三人的效力,除非已經完成了查封公示。

就不動産查封的公示方法而言,原則上應當通過辦理查封登記的方式進行公示,只有在不動産本身並未登記産權的情況下,才能通過張貼封條、公告等方式進行公示。因此,查封裁定生效但未完成查封公示,被查封人處分被查封財産,構成善意取得的,相對人仍可依法取得物權,從而排除對該標的物的執行。

【類案推送】案號(2017)最高法民再90號

四、名股實債協議的性質與效力-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5次法官會議紀要

【法律問題】當事人通過增資擴股取得目標公司股權,同時約定其他股東在一定期限屆滿後以固定收益回購股權,目標公司直接向投資人支付股權回購款項的,是否構成抽逃出資?

【法官會議意見】名股實債並無統一的交易模式,實踐中,應根據當事人的投資目的、實際權利義務等因素綜合認定其性質。

投資人目的在于取得目標公司股權,且享有參與公司的經營管理權利的,應認定爲股權投資,投資人是目標公司的股東,在一定條件下可能構成抽逃出資。

反之,投資人目的並非取得目標公司股權,而僅是爲了獲取固定收益,且不享有參與公司經營管理權利的,應認定爲債權投資,投資人是目標公司或有回購義務的股權的債權人。

不論在哪種情形中,投資人取得的固定回報都來自于其先前的投入,故其退出公司亦非無償退出,一般不存在抽逃出資問題。

【類案推送】案號(2014)民二終字第261號

五、行政審批與合同效力-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6次法官會議紀要

【法律問題】違反《商業銀行法》第28條規定,未經行政監管部門批准的股權轉讓合同效力如何?

【法官會議意見】依據《合同法》第44条规定,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 依照其规定。

該條僅規定應當辦理批准、登記手續,但並未明確批准的對象究竟是合同本身,還是基于合同産生的權利變動,抑或是特定主體資格的准入。

如果批准的對象是合同本身,则批准是合同的法定生效条件,未经批准的合同因其不具备法定生效条件而属于未生效合同。当然,如果确定不能获得批准的, 则法定条件确定不成就,合同确定不生效。此外,如果批准的对象不是合同,而是权利变动, 则此时批准不影响合同的效力,仅影响合同的履行。换言之,未获批准的合同有效,但嗣后履行不能,属于合同应予解除的情形。

本案中,《商業銀行法》第28條批准的對象是股權“購買”行爲,即股權轉讓行爲,故批准是合同的法定生效條件,未經批准的股權轉讓合同屬于未生效合同。

六、普通債權人在第三人撤銷之訴中的原告資格問題-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6次法官會議紀要

【法律問題】普通債權人能否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法官會議意見】我國民事訴訟法增設第三人撤銷之訴的主要目的,是對民事權益受到虛假訴訟侵害而未能參加訴訟的案外人提供救濟。

爲實現第三人撤銷之訴的規範目的,有必要对《民事诉讼法》第56条进行扩张解释,将普通债权人纳入第三人范畴。同时,考虑到第三人撤销之诉系事后特殊救济程序,为防止案外人滥用诉讼权利, 影响生效裁判的稳定性和权威性,有必要对普通债权人作为原告提起诉讼设置严格的条件:即除符合法律、司法解释规定的起诉条件外,还需满足前诉确系虚假诉讼且无其他常规救济途径这两项条件,方可确认普通债权人享有原告资格。

七、破産申請受理時待分配執行款的歸屬-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6次法官會議紀要

【法律問題】1、破产申请受理时已经扣划到执行法院账户但尚未支付给申请执行人的款项, 是否属于尚未执行完毕的债务人财产?2、破产管理人是否有权向执行法院发函要求中止执行?

【法官會議意見】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産申請時已經扣劃到執行法院賬戶但尚未支付給申請執行人的款項, 仍属于尚未执行完毕的债务人财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后,执行法院应当中止对该财产的执行。破产管理人有权向执行法院发函要求执行法院中止执行。

執行法院仍繼續執行的,應當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産法>若幹問題的規定(二)》第5條依法予以糾正

由于法律、司法解釋和司法政策已經發生變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二庭于2004年12月22日作出的《關于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破産法司法解釋》第六十八條的請示的答複>([2003]民二他字第52號)相應廢止。

八、認繳出資能否加速到期-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7次法官會議紀要

【法律問題】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债权人的到期债权时,法院能否判令出资义务尚未届履行期限的股东在尚未缴纳的出资范围内向债权人承担清偿责任?

【法官會議意見】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時,單個或部分債權人起訴請求股東以其認繳但未屆出資期限的出資承擔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一般不應支持。某項債權發生時,股東的相關行爲已使得該債權人對股東未屆出資期限的出資額産生高度確信和依賴,在公司不能清償該債權時,法院可以判令特定的股東以其尚未屆出資期限的出資額向該債權人承擔清償責任。

九、不確定履行期限的確定規則-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7次法官會議紀要

【法律問題】案涉有关一定条件下支付剩余价款的约定是履行条件还是履行期限?

【法官會議意見】當事人對已經存在的確須履行的債務,约定当未来的某一不确定事实发生时履行, 此类约定形式上看是有关履行条件的约定,但就其本质而言则是有关履行期限的约定,只不过约定是不确定的履行期限。

如何在訴訟中將不確定的履行期限確定下來,是司法的糾紛解決功能的必然要求。根據誠實信用原則,可以商業人士的合理預期爲標准確定合理的期限,該合理的期限就是履行期限。合理期限經過後,債務人仍未履行債務的,債權人即可請求履行。另一方面,鑒于不確定履行期限在期限的不確定性上近于條件,故可類推適用《合同法》第45條有關條件擬制成就的規定,在當事人爲自己的利益不正當地阻止該不確定事實發生或該不確定事實確定不發生時,視爲履行期限已經屆滿,債權人可直接請求債務人履行義務。

【類案推送】案號(2016)最高法民終51號

【裁判要旨】雙方關于“補償款的最遲給付期限爲樓盤開盤銷售後2個月內”的約定,屬于履行期限的約定,該期限非固定或確定的期限,解釋該期限時,應以通常的商業人士的合理預期作爲標准。

十、破産受理前六個月內銀行債權人扣劃債務人銀行賬戶資金的性質和效力-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7次法官會議紀要

【法官會議意見】人民法院受理破産財産申請前6個月內,銀行債權人利用其對債務人銀行賬戶的控制地位扣劃債務人銀行賬戶資金清償其債務的,屬于《企業破産法》第32條規定的“對個別債權人進行清償”的行爲,管理人請求人民法院撤銷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但符合《企業破産法》第32條規定的使債務人財産受益的除外。

 

來源:最高法院民二庭法官會議紀要

                              轉自:基層法官

所屬類別:法制專欄